当前位置: 首页 > 芙蓉文化 > 唐代时期围棋最为流行

浏览历史

唐代时期围棋最为流行
大唐芙蓉园 / 2008-05-05

        围棋和象棋都是我国古老的棋类活动,唐代时期尤其以围棋最为流行。

     唐代时的围棋盘已发展成十七道二百八十九粒子,同现在的十九道三百六十一粒子相差无几。棋子多用玉石制成,分黑白二色,其下法与今天比较接近。同时,唐代已有许多有关围棋的专著问世。皮日休的《原弈》对于围棋的起源进行了探讨;徐铉的《围棋义例》全面论述了围棋的战术与方法,其中所用的术语达到了三十三例,这就使用围棋的技艺水平大大提高了一步。

     唐代的皇帝多喜爱下围棋。如唐高祖李渊在任太原留守时,曾与僚臣裴寂下围棋,“博弈至于通宵连日,情忘厌倦”(《旧唐书•裴寂传》)。唐太宗常与臣下对弈,一次吏部尚书唐俭与他下棋中“固与争道”,结果惹恼了太宗,遭贬于潭州(《朝野佥载》补缉)。唐玄宗爱好围棋,特设“棋待诏”陪他下棋。有故事说,一次玄宗与亲王下棋,玄宗“数枰子将输”,这时立在一旁的杨贵妃机敏地将怀中小狗放掉,小狗跳上棋盘,扰乱了棋局,于是玄宗“大悦”(《酉阳杂俎》)。唐僖宗也爱好围棋,以致日思夜想,在梦中还在钻研棋理,“梦人以《棋经》三卷,焚而使吞之。及觉,命棋待诏观棋,凡所指画皆出人意”(《天中记》)。

     唐代的士人以精通棋道为儒雅。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,经常边下棋边作诗,“率下四子成一首诗”(冯贽《云仙杂记》)。段成式爱下围棋,他所著《酉阳杂组》记载了许多关于唐代围棋的轶事,是和他本人对围棋的喜爱分不开的。杜甫一生都很喜欢围棋,自言“且将棋度日”(《全唐诗》卷225《寄岳州贾司马六丈巴州严八使君两阁老五十韵》)。他在家中还常与夫人下棋,“老妻画纸为棋局,稚子敲针作钓 钩”(《全唐诗》卷226《江村》)。白居易也酷爱围棋,其诗说“棋罢嫌无敌,诗成愧在前”(《全唐诗》卷462《舍张云举院》)。元稹爱好围棋,常约友人中围棋名手在自己家中举行棋会,其《酬段丞与诸棋流会宿敝居见赠二十四韵》(《全唐》卷406)一诗,就生动地记载了一次棋会情景。那次棋会人很多,从掌灯时分直下到次日天亮。局中争斗异常激烈,诸棋流分手时“俯仰嗟陈迹,殷勤卜后期”,约定对弈再战的日期。玄宗时的翰林学士棋待诏王积薪棋艺很高,“每出游,必携围棋矩具,画纸为局,与棋子并盛竹筒中,系于车辕马鬣间。道上虽遇匹夫亦与对手”(冯贽《云仙杂记》)。唐士人嗜围棋程度之深,由此可见一班。

     唐代妇女亦喜好下围棋。安史乱中,棋待诏王积薪随玄宗入蜀途中,夜宿一人家,灭烛后听主人家婆媳二人口述弈棋,王默记棋局,天明复盘,自愧不如(《唐国史补》卷上),这说明围棋活动在民间已很普遍。同时,唐王朝为了在宫中妇女普及围棋活动,特设宫教棋博士,专门负责教习宫人围棋。张籍《宫词》:“红烛台前出翠娥,海沙铺局巧相和。趁行移手巡收尽,数数看谁得最多?”(《全唐诗》卷386)描写的就是宫女们灯下围棋对弈的情景,这与新疆吐鲁番地区阿斯塔那墓出土的《仕女围棋图》娟画可以相应证(《文物》1975年第10期金维诺•卫边《唐代西州墓中的绢画》)。

     长安城内还举行过一些国际性的围棋友好比赛。大中八年(公元854年),日本国派遣善于围棋的王子出使长安。宣宗就命围棋国手顾师言与日本王子对弈比赛。双方落子都十分谨慎,“王子至三十三下,师言惧辱君命,汗手死心,始敢落指。王子亦凝目缩臂数四”(《北梦琐言》卷1)。最后顾师言赢得了这场中日围棋友谊赛的胜利。

     中国象棋,源于先秦,至唐代已初具现代象棋的雏形。棋子有将、马、车、象、卒之称。走法有“车为直”、“卒为横”、“马斜行”等。其开展情况,远不如围棋广泛。

    《旧唐书•吕才传》载,“太宗尝览周武帝所撰《三局像经》,不晓其旨。太子洗马蔡允恭年少时尝为此戏。”这说明唐初时象棋在民间还是流行的,少年儿童们喜好这种游戏。

     史载,武则天梦中与“大罗天女”下象棋,“局中有子,旋被打将,频输天女”(《士居礼丛书•狄梁公九谏第六》)。这条史料所述虽属梦境,但两人对局之象棋,必为生活中的实事,其中,“打将”一词,还是象棋的术语。

     牛僧孺《玄怪录》又载一则关于象棋的故事。唐肃宗宝应元年(公元762年),汝南人岑顺,居住于氐人山宅中,夜梦金象将军与天那将军列阵交锋,军师献计说:“天马斜飞度三止,上将横行系四方。辎车直入无回翔,六甲次第不乖行。”岑顺惊奇,第二天深掘室内,发现古墓。墓中有“金床戏局,列马满枰,皆以金铜成形”,“乃悟军师之词,乃象戏行马之势也”(《玄怪录•岑顺》)。这则故事带有神话色形,但其中提到的“象戏”即象棋,及提到的将、马、车等名称及其布阵走法,与今日象棋有不少相似之处。

     唐代中期以后,还出现了一些象棋名手。李端为“大历十才子”之一,他在《哭张南史因寄南史侄叔宗》诗中说:“争路忽摧车”,“围棋智不如”(《全唐诗》卷286)。说他自己的围棋不如张叔宗,但特别精于象棋。此外,大诗人白居易也爱好下象棋,“兵冲象戏车”(白居易《白香山集》卷8),是他吟咏象棋的名句。
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

免费注册

  • 请输入邮箱地址 邮箱地址不正确
  • 密码为6-14位 此选项为必填
  • 请再次输入密码 此选项为必填
  • 请输入验证码 此选项为必填
  • 《大唐芙蓉园网站服务协议》
  • 确定注册

已经有账号?

直接点击登录,免费带您畅游体验盛唐之旅!

登录

用户登录

找回密码

已经记起密码?

直接点击登录,免费带您畅游体验盛唐之旅!

登录